不按牌理出牌

我的偶像周星星同学说过,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专~业~精神,才于人方便,于已进步。 不过,生活复杂的很,有时候就是能碰上几个nut-job, 让你哭笑不得。话说我所在的公司,做的项目有的比较敏感- 有的是客户本身敏感,低调行事交钱走人一拍两散那种,不想大声嚷嚷尽人皆知;有的是项目的性质敏感,比如跟核电站什么的。所以呢,基本的专业精神就是,闭嘴。

二年前,有一个棒子国的80后mm在公司做了小半年,后来不干了,人去了哥伦比亚大学读硕士去了- 就是杨澜同学跟她那个克莱登大学的卖人寿保险的博士老公相遇前就读地那个学校。话说这个棒子mm 工资不高, 不过从穿戴看,似乎老爹挺有钱。包包链链的不像从曼哈顿黑人兄弟那淘来的便宜货;  桌子上粉粉绿绿的,hello kitty 什么的贴了一大堆。 公司另外一个常跟我一起出去吃中午饭的韩国博士大叔在小心地咨询了他老婆以后,坚定地告诉我,全是值钱的真货。

那时候我老人家也是工作不太久,还没学会淡定; 有时候春心荡漾,就跟那个棒子mm侃两句。这个棒子mm完全突破了我的对棒子国女性的思维定势,就是,以我老人家非专业的眼光初步鉴定,她一定没有整过容 – 换句话说,她是一个人在战斗~ 不像流行韩剧里面的女性,光鲜外表的背后都有一个整容专家团队在默默的奉献。二年后的今天,我对她坚持原装,坚持自有品牌的原创精神和勇气,仍愿脱帽遥致十二分的敬意。此乃废言,按下不表。

那个棒子mm有个惊人的癖好,就是干点啥事,随时随地都爱到此一游,拍照留念。 当然,不完全是摆出那种80后常见的脑残架式,嘟嘴,缩鼻子,外带做V型手势那种, 有时候也捎带点忧郁气质间或文学气息。

这个爱照相,小的方面来说,个人小节,无可厚非;大的方面来说那是一个高尚的爱好,不分老幼,不分性别,有陶冶情操的功能,值得推广。 至于她老人家有没有潜质发展成为棒子国的女版陈冠希,属于我老人家思维及经验范畴之外,难以论断,我只能初步保守的说,暂时让我们把一切留给历史来证明吧。阿门。

这个故事的高潮, 就是棒子mm的惊人癖好 最终发展到她老人家把她经手的项目拍照存档,并放在了个人主页上。

老板震惊兼休克得下巴掉了一地 (他老人家晚年发福,有三四个下巴不止)。。。。。 于是, 我及我的lunch buddy 韩国博士大叔领命跟她联系,请她轻点玉手,删掉照片。天地良心,我只是奉命行事。

棒子mm暴怒,回信臭骂我一顿, 搞得我灰溜溜的,好像是我是一个偷窥狂骚扰她一样。郁闷。 对这种没有common sense 又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真让人 faint。

棒子mm的回信义正辞严,曰: 那些照片代表她曾经的美好的回忆,我的来信打断了她正常的旅途(她说她正在泰国旅行,无情、兼无耻无礼的破碎了她的美好的回忆。 语气之悲愤,让我动容,让我心碎。我仿佛看到了她老人家在中南半岛美丽的佛国,夜不能寐,以泪洗面,那哀怨而坚毅的目光,在显卡和网卡的数字化后,变成一串串的10101010的比特流,经过大洋深处光纤的传递,跨过万水千山,透过我的电脑屏幕,发出强大的小宇宙超能量,要将罪恶的我在电脑前毫不留情的化为齑粉,充做猫粮或狗粮。

棒子mm还质问我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她老人家的原话是:“Are you free these days?”) ?  好像我老人家没事找事儿写信是要夹带私货,比如想泡她似的。

棒子mm回信中展示的惊天动地的强大气场,让我屁滚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