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了阿九

我们把时钟拨回到150年前清帝国的广州。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变幻的时代。如果可以,我老人家最想穿越回去的时代。

阿九姑娘是一位在花艇上卖唱粤讴的歌女—粤讴是珠江花舫上妓女卖唱的情歌小调,流行的程度类似周杰伦同学的说唱音乐。这位阿九姑娘与一般的花舫女有所不同。 她粗通文墨,有着南粤女孩少有的白晰的皮肤,会说话的大眼睛,和火爆婀娜的身材。值得一提的是,这位阿九姑娘还有着粤讴歌女少有的专业精神 – 她对她演唱的曲目,理解深刻,从不假唱,每次演出都是一次全身心的专业奉献。 如果她的客户群中有一位宋微宗似的人物,想必她就是中国近代史上的李师师。

阿九姑娘的客户中没有宋微宗—却有一位大老板,叫伍崇耀。

伍先生是大清帝国晚期广州十三行的总商。在中国的门户被第一次鸦片战争轰开之前,广州十三行是全国进出口的中转站。伍崇耀身为十三行总商,富可敌国。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伍崇耀曾出私款600万银元赎城费让英军退出广州,并出银重修被炮火损坏的镇海楼。其财力之雄厚,可见一斑。

大老板伍先生虽然财大气粗,却中年发福,貌不惊人。阿九姑娘其时年方十九,仍处于爱情至上主义的心理阶段,平日里见的多是有权有势之流或年轻潇洒的公子哥,多少有点视觉疲劳;伍先生的大把银票和雄厚的社会地位对她根本没有产生太多的性吸引力。对伍先生的深情告白,她也只是淡淡的说要多加考虑。

伍先生阅历深厚,深知要得到女人的身,一定要投其所好,先得到她的心。他费尽心思,找到当时广州一位相当有名的创作表演型粤讴专家叶茗生先生,许以重金,请叶生为阿九姑娘量身定订做一首粤讴,来表达他对阿九姑娘的爱慕。

叶生不负重托,闭门多日进行头脑风暴和换位思考,专心进行艺术创作,最后隆重推出十九世纪新一代经典粤讴名曲 “除却了阿九”。 该曲有云:

“除卻了阿九,重有邊一個及得佢咁銷魂。任得你靚到鬼火咁淒涼,都要讓佢幾分。呢佢兩頰桃花,不用搽脂盪粉。石榴裙下,佈滿不二之臣。講到佢抱起琵琶,就越發唔洗問。唱到關王廟相會,佢重句句咁傾心。銷魂一曲,的是非凡品。鶯喉婉轉,真係蕩人魂。知否月不常圓花易落。紅燈夜夜,應該要早覓知心。妹呀,快活風流非長幸。你遇到個真情者,你就要格外留神。淨係替箇養母發財,非你本份。我勸你求籤拜佛,應該問番紙自身,因為年紀係會漸高,容貌會漸退,從前恩客會變作陌路之人。妹呢,你性本係咁聰明,你平日係咁謹慎,又知否黃金難買過去左既光陰,所謂樹高千丈又何須問,人無歸結,好極都係閒聞。面對個世界,你慢慢想真,喉就會噎哽。酒壺拈起,眼淚粘喉吞。總之唔得到上街呢,千日都係無倚憑。試問從良箇兩個字呀,妹呀,你想透唔曾。你知否多少痴男,為你賤視封侯印,知否情到深時會恨更深,總之花債未完都非福份,休再混,望你脫離苦海,好過我步上青雲”

这首粤讴小调婉转旖旎,兼有心灵鸡汤似的主题意境,完全表达了伍先生对阿九姑娘的仰慕和苦口婆心的劝导。伍崇耀对该曲十分满意,于是选一个黄道吉日,带上化好装的叶生—为了达到最佳效果,叶生戴上了墨镜, 装做盲人—-  来到阿九姑娘工作的花舫现场直播。

叶茗生身为粤讴创作表演双料专家绝非浪得虚名。他的现场真人秀声情并茂,摇头晃脑,佐以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的肢体语言,激情四射,有效的最大化了现场效果。一曲未毕,严重的化学反应使阿九姑娘泪流满面,花枝乱颤,心跳加快,血液中女性荷尔蒙指数直线上升。透过晶莹的泪光,伴随着委婉动听的小调,中年发福的伍先生在她的眼里登时化茧成碟蜕变为一位多金魅力性感型男,芳心大乱兼大动,最终应允了这段婚事。

伍先生也不食言,重金酬谢了叶生,外带一处西关大屋。 据云,这是广州历史上最贵,也是最浪漫的一笔润笔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