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 年前的劫财骗色案 (5)- 爱情矩阵初始化

读史的乐趣在于,身为读者,尽可放心在头脑中运筹帷幄,甲兵百万不必担心产生严重的后果,比如像太史公一样被皇帝老爷一怒割了JB。

哦。。。有时感慨,历史似乎有点像一部轰轰向前的泥头车,每个人都身不由已,随着泥浆上下翻滚。 任你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山盟海誓,国破家亡,盛世中兴,无不 随着滚筒的翻转,周期性的上演的一幕幕相同的节目,或悲或喜。

司马相如的故事中,如若我老人家穿越到汉朝,摇身一变,成为司马相如先生,需要怎么做,才能泡到美丽的文学女青年,富二代性感小寡妇卓文君小姐呢?很明显,在这场爱情博奕中,司马先生有如下初始条件:

  1. 帅, 不是一般的帅, 帅到惊动了太史公为之立传;
  2. 穷, 而且困。  “家贫无以自业”,以致要靠铁哥们接济,住到县政府招待所里面;
  3. 没有什么有权有势的靠山(有一个梁王比较欣赏他,不过已经死掉了);
  4. 在文艺圈有点名气(古琴演奏,汉赋写作);
  5. 有一个有点小权的铁哥们,县令王吉先生。

与之对应,文君小姐亦有有如下初始条件:

  1. 美,慧,兼性感;
  2. 富,相当的不差钱;
  3. 老爹是西汉帝国高科技军火材料供应商,是帝国“三个代表”中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卓总;她的兄弟也是临邛商业成功人士;
  4. 爱好文艺,精通音律;
  5. 有一个还算闺蜜的匿名贴身丫头,该丫头口才据《史记》记载,据说也不错。

如果我们列出司马先生与文君小姐的爱情初始矩阵,我们会发现,司马先生最可利用的资源,就是他的帅和才。虽然才气可以折算成具有升值潜力的潜力股,考虑到未来的不可预测性,贴现率很难说是很高;此外,司马先生也没有什么其它强有力的社会资源以供利用。王吉先生虽然忠心耿耿,亦不过区区县令,手中资源有限,远未达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步。他的其它朋友,都是一些穷酸破落户文人,如邹阳、枚乘、严忌,平时拽拽小文可以,关键时刻不屁滚尿流,就谢天谢地了。

与此相应, 文君小姐的初始条件,对司马先生相当的不利。她美丽性感,富而多金,有文学修养和音乐鉴赏能力。她还有雄厚的家世背景,老爹是富甲一方的富豪。面对如此劣势,司马先生该如何出牌,主动出击,转变气场最终抱得美人归呢?

2000 年前的劫财骗色案(4) 才子佳人的绝配

卓总不差钱。文君小姐不差钱。司马相如先生,相当地差钱。其时,赏识司马先生的梁孝王翘了辫子,司马相如失去靠山,成为无业游民,只好回到老家。《史记》上说:“会梁孝王薨,相如归,而家贫无以自业”。堂堂才子, 居然”家贫无以自业“,司马先生看来着实手紧的很。故事的配角县令王吉先生,如天使般适时出现,向困境中的司马先生伸出了温暖的救援之手,邀请司马先生来到他治下的临邛。“往舍都亭”,免费住在了县政府招待所里啦。

文君小姐富而多金,又是个对音乐有着相当追求的文学女青年,精神层面,跟汉赋名师、古琴演奏家, 兼无业游民司马先生相当的互补。唯一让人耿耿于怀的千古疑案就是,文君小姐到底长啥样?漂亮乎?脸上有雀斑乎? 穿上高跟鞋,双胸猛挺丁丁咚咚让臭男人心碎乎?

芙蓉姐姐、林微音都是很有追求的文学女青年,要是文君小姐是西汉版芙蓉,那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我老人家保守的推断,文君小姐长得一定不赖。原因很简单,蜀中一向盛产美女,由贝叶斯公式反推,卓小姐是美女的概率,应该不低;再则大富之家,营养跟得上,牛奶燕窝,皮肤也不会差;最后,她小姐芳龄十七,十八姑娘一朵花,丑又能丑到哪里去?所以,文君小姐跟司马先生,才子佳人,一个是真是绝配。

司马先生跟文君小姐的姻缘,水到渠成之前,还有最后一道心理障碍—文君小姐美则美矣,妙则妙矣,却是个小寡妇。难道司马先生不在意吗?其实,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中国传统文化中“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 的观念主要是宋代理学兴起后才逐渐成社会伦理道德的紧箍咒。它最先由程颐提出,道学家朱熹发扬光大。

各位不要混淆 “道学” 与“道家”。二者之不同,正如 狗” 与“热狗”之不同。朱先生是个道学家。他老人家满嘴仁义道德,干的却是鼠肚鸡肠的狗屁事。他曾与南宋王朝另一位官员共争一位美丽的妓女小姐严蕊失败。最后他老人家恼羞成怒,狠狠的找个由头参了一本。看来严小姐没有跟朱先生发生澎湃的爱情,实在是相当的有眼光。

汉唐之时,对男女之事反而相当宽松。就是西汉帝国这艘巨轮的船长汉武帝刘彻先生,他的老娘王女志女士,也是先嫁了金王孙先生后,主动离婚拖油瓶再嫁给刘彻的老爹才生了刘彻。刘彻的老姐平阳公主也是死了老公之后, 再嫁给武装部队总司令卫青先生。所以,在西汉王朝,寡妇再嫁,找个二婚,不算时尚,但也是平常不过的事情,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帝国元首,公主,皇太后,帝国武装部队总司令等重量级人物,均是再婚人士。司马先生尽管帅气多才,当时不过是个无业游民,最多算个有升值潜力的潜力股,况且能不能升值谁也不知道。实在没啥可抱怨的。而且,一个十七岁的富而多金,聪慧可人的小寡妇,那简直就是里程数很低,出厂不久的超级法拉利。谁娶到,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注1: 《程氏遗书》卷二十二。 “或问:‘孀妇于理,似不可取(娶),如何?’伊川先生(程颐)曰:‘然!凡取(娶),以配身也。若取 (娶)失节者以配身,是己失节也。’又问:‘人或居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

2000 年前的劫财骗色案(3) 钢铁大鳄兼军火供应商卓总

说到文君小姐,就不能不提到时她的老爹卓王孙先生—卓总。卓老爹是四川临邛首富。以四川的富庶,身为四川首富,卓总在当时的西汉帝国富豪榜上,就算不是富可敌国,也是数一数二响当当兼当当响的人物。何故?他老人家跟那些空手套白狼专宰房奴的无良地产商不同,卓总发家,做的是实业; 而且他老人家做的,不是一般的实业。

卓总商业帝国的核心技术,是当时西汉帝国的高科技,技术含量,相当地高。卓老爹做的,是炼铁的生意。

中国并不是世界上最早冶铁的国家。希腊冶铁史,比中国早很多。西汉之前的秦,大量使用的,还是青铜兵器,与之对照,同时代的马其顿军队已经开始广泛使用铁质兵器。但是,中国的冶铁技术,随着时间的飞越,大跨步提高。西汉王朝时期的中国,冶铁技术已经进入高温炼钢的百炼钢时代。百炼钢的机械性能比低温炼就的海绵铁和青铜,不可同日而语。用百炼钢打制的兵器,韧性好,硬度好, 削铁如泥。 实为居家旅行,杀人越货之必备良器。

换言之, 卓总生意的性质,绝不能简单的认为是一群抡大锤的铁匠的集合体,而是从根本上,决定帝国军事实力的私人军火材料供应商。军火供应商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高利的职业。卓总也不例外。因为他的business model在技术上,代表着冷兵器时代,东西方文明最先进的生产力。

卓总不差钱。《史记》中记载:“卓王孙僮客八百人”。“僮客”是汉晋以来与主人有依附关第的奴才。可见, 卓总家大业大,势力雄厚。卓文君小姐做为卓总的独女,是典型的富二代,与同龄女青年相比,宝马香车,高档化妆品,私人教师,蹴鞠教练之类的,应有尽有,要啥有啥,更是不差钱。

(注:《西京杂记》载,西汉时期,蹴鞠—中国版足球的前身,已经流行。”太上皇徙长安,居深宫,凄怅不乐。高祖窃因左右问其故。以平生所好。皆屠贩少年,斗鸡、蹴鞠,以此为乐。今皆无此,以故不乐。高祖乃作新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