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商场

今天天气不错。。。做完作业从长岛哼着小曲,开着我的小破车,一溜烟来到flushing。

去我常去的在桥右边的理发店,理了个新造型 – 是一个大妈给理的,本来是想找上次
给我理的那个帅哥, 结果他今天休息。 大妈理得也不错。我很高兴。给了她三美刀小费。大妈也很高兴。花枝乱颤,兼粉面含羞。如果大妈嘴里叼着一根烟的话,她的爆炸发型真的很像周星星007丽晶大饭店的店主如花。

然后肚子有点饿。

打电话找朋友,结果要么找不着,不知所踪,要么另有安排,恕不奉陪。我只好一个人踱着方步,像一只孤独的雄性野猫,悻悻的来到了黄金商场。黄金商场, 我的最爱。。。就是贵州米粉面。。。。 不过好像换了东家,原来是一位英姿勃发的大哥,现在变成了一位风韵犹存的大姐。大姐讲话有点东北味儿。一问,原来是大城市铁岭来的。

今天决定,不吃米粉面。看看隔壁的老妈麻辣烫好像不错。就尝一尝。老妈麻辣烫站柜台的一位可爱的老妹儿见我过来,激动地叫一声“老弟,你来啦~~”。。。。听起来,有点像“翠花,酸菜~~”。。  。。。难道也是东北人开的麻辣烫?我很想配合她,粗犷地回一声,“老姐,是地,俺~~来啦~,咱姐夫,咱爸、咱妈、咱哥、咱弟,咱家里的大黄狗,都~~好吗~~?”

这个问题暂时并不重要,就让我把问号藏在心底,留着下次来,再问这位可爱的老妹儿吧。吃完麻辣烫,顺便买了几只猪手,寂寞的时候,对着月亮和清风下酒喝。然后,我就向里面的山东水饺走去。。。。。山东水饺。。。。 多么美好的回忆。刚来NY的时候,有一位给山东水饺站柜台的淡定的大姐,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美好的印像。这位大姐,记得她留着一头波浪卷发,还有一点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须髯,让我想起当年在广州,炎热的天气里,陪伴我度过GT岁月的日日夜夜,图书馆墙上挂着的大科学家牛顿。她报起菜名,哦,就是各种不同馅的饺子的时候,抑扬顿挫,一位经验十足的,无比热爱自已职业的报幕员。可是,三年后的今天,伊人不在,让我无限怅惘。。。。大姐,你在哪里, 你还好咩?绿卡攞到咗咩?得闲请你抽根烟~。

转了一圈,经过西安小吃,看到墙上挂满了仁人志士的照片,生意真是不错,居然小小场地,装了好几只camera, 难道防火防盗防蟑螂。。。。最后,在卖猪手的地方, 买了三袋水饺。路过门口的时候,买了一瓶kiwi水,那个有点台北口音的妹妹,白嫩的小手上下翻飞,现做现卖。然后,我拿着水,就高兴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