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mba Zumba Zumba

哥我最近诸事不顺,心中充满淡淡地忧伤。去蹦Zumba,年老色衰,体力不支,又差点扭伤了老腰。 这Zumba的要点,就在于欢快地扭屁股—要是退回30年前,此种扭法相当的流氓,当属各级人民政府严打的对象,关进大牢甚至就地正法,绝不手软。虽然哥我现在自由的米国,幼时受到的教育根深蒂固,认为凡是不以减肥、健身为目地的扭屁股,都是耍流氓。一堆男人一堆女人,不以减肥、健身为目地的扭屁股,毫无疑问那就是聚众耍流氓。

其实哥心里还有点小担心,虽然哥不属于耍流氓之列,但年老体弱,屁股没扭好,一口气儿没上来, 当场晕倒在地,实在不妙。画虎不成反类犬,扭成个娘娘腔,那就更糟糕啦。

Zumba女教练兼Synchro女专家看透了哥的忧虑,用她带着伦敦腔的优雅的英语,跟哥娓娓道来—原来这Zumba是一位叫做Beto的胡须男发明的,它融会贯通hip-hop, soca, samba, salsa, mambo, 中国武术,阿拉伯肚皮舞,化繁为简,大道似无,没有定法,没对没错,无色无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换句话说,饶你是帝王将相,贩夫走卒,华尔街精英还是法拉盛纯屌丝,屁股爱怎么扭就怎么扭,怎么高兴就怎么扭。重要的是,原创发明者是一位绝对有男人味的彪悍的扎髯胡须男,所以男人绝无扭成娘娘腔之虞,女人倒有可能扭成个男人婆。

哥对这位女同事,Zumba女教练兼Synchro女专家一向信服的很,她除了业余兼作Zumba教练,还在另一处场子教芭蕾,对形体训练很有心得。比如她见哥没日没夜的写code,像只老猫一样缩在椅子上很不像话,谆谆告诫要坐直坐正,并亲自示范。哥我心服口服,像一丝不苟端坐在马桶上的撒尿的淑女一样,挺直腰板坚持工作了一个星期,实在受不了才作罢。

Zumba女教练兼Synchro女专家的一席话,化解了哥我心中淡淡的忧伤。 回家后又偷偷上了一下维基百科,又用Google验证了一下,她所说无误。哥又高兴起来了,对生活,对工作,对Zumba, 对一切美好的事物又充满了信心。小宇宙霎时阳光灿烂,充满了正能量。

真好。哥想,Zumba真是太神奇了,太让人自豪啦,居然融合了中国功夫。要是能把相声也融进来, 那就更美好了。

Zumba Zumba

公司的一位女同事业余在一家Gym做Zumba教练。上个星期说得我心动,预定今晚去她的场子也蹦一蹦 Zumba. 还没去,上午在办公室碰到另一位女同事,激动的问我是不是要去蹦Zumba, 还眼泪婆娑的说她为我的决定感到骄傲。哪跟哪啊。我真不明白。

到了晚上6点半我按时报到。全是一堆女人们。不到二十个。有老有少。还有几个来路不明的粉嫩中国小女生。我的那个同事,平时在办公室只知道她是Synchro专家,没想那Zumba满场蹦得那个欢哟,那个high哟,就差学孙悟空翻跟头了,美。哥我藏在后排有样学样,不到二十分种就做牛喘啦。蹦得欢也罢了。。。。。 还上了哑铃。。。。 大叔我不好意思拿个小哑铃,被女人们耻笑,只好挑个大点的。。。 累死我了。。。。

最后的节目是一人扯出个泡沫垫子,开始做仰卧起坐。然后就是一系列的垫上运动,扭来扭去,蹬来蹬去,这完全是怀孕期女人们生孩子的准备动作嘛。万花丛中一点绿, 哥我羞愧难当(此处略去五百字)。

终于明白了,我的女同事为啥为我感到骄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