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人到中年, 不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天天下班去游个泳, 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单位附近有一家社区大学的游泳馆, 比赛场地设置, 条件好的很。 我们家老太太在中国当了一辈子中学班主任, 跑到来美国探亲, 见我中年发福,逼我天天去游泳 — 不去, 老太太连喝带骂,上串下跳,不停地威胁我, 要用她沈阳八一公园早上野路子学的几手太极拳, 赏给我几巴掌,让我满地找他娘的 — 我只好天天下班带着她一起去游。

老太太年纪六十有六, 富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勤快, 自立, 要强, 好学。 此外, 据她自述,当年伊称得上是村上的首席一枝花, 并说服我自幼就相信, 她绝非在吹牛。 到了美国第一天, 老太太一身惊艳的李宁运动服 — 那是我中学穿剩的校服, 岁月已久, 但青春的气息依然扑面。 老太太几十年中学班主任的凌厉气质,加上退休后没事天天练她的野路子太极拳,丁字步一开, 好似张嘴就要吐出一串花腔女高音, 仙风道骨兼横扫中外一切牛鬼蛇神。 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 曾有一印度老头上来主动跟老太太搭讪, 还献殷勤问伊要不要买水喝。 老太太费力搞清来意,用不太熟练的英语果断回绝。 伊得意万分, 一辈子跟着亲爱的党引吭高唱国际歌, 英特纳雄耐尔就要实现, 最后终于在她有生之年, 被印度老头的殷勤献水给实现了。

被老太太逼着去游泳之前, 我曾跟我的女同事苏珊 — 她是个有芭蕾背景的业余Zumba女教练兼响当当的Synchro女专家 — 跳过几场Zumba。 只是我年老色衰, 体力不支, 最后去他娘的, 横下心来,屁股一拍绝尘而去,不再回头。 当然, 这只是表面的原因 。 真正的原因是, 女专家的场子里90后实在太多, 粉嫩的让我直想做她们的干爹, 实在没法继续冒充时代有为青年, 只好偷着溜掉。

游泳的好处多多, 自不赘言。 我首先研究了一下,在冲凉房过水洗澡的各种可能性 — 冲凉房是大家以自然本色坦诚相见的地方, 但是也是当之无愧的鉴鸟之所。 本人不打算铁肩担道义当场亮出家伙, 扬我中华之国威 — 因为这根本就~~不重要~~~!! 我重点思考的问题是, 如果肥皂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该怎么办?

怎么办, 不怎么办? To Be or Not to Be — 这是莎士比亚几百年都没搞清楚的问题。 网上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护菊宝典。 如何护菊,是哲学问题, 也是物理问题。 就像个薛定谔的猫一样, 当你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时候, 你的菊可能存在, 也可能不存在,状态难以确定。 可是, 当你开始思考的那一刻, 你可以感觉惊悚的一缩,足以证明你老人家的菊,是有假包换不容质疑的存在。

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世界。 事实证明, 我的各种思辩完全是哲学的上悖论, 没有任何物理意义。 因为, 这家社区大学的游泳池, 根本没几个人来。 大多数时候, 都是我一个人在孤独的洗澡, 偶尔会遇见几个鹤发鸡皮的老先生, 颤颤抖抖让我实在担心有啥毛病,当场倒地不起, 我还得时刻准备着把电话揪出来, 向美国警察老爷们汇报。

不过好的很, 我又开始觉得自已是充满活力的,积极向上的时代有为青年了。

黄金商场

今天天气不错。。。做完作业从长岛哼着小曲,开着我的小破车,一溜烟来到flushing。

去我常去的在桥右边的理发店,理了个新造型 – 是一个大妈给理的,本来是想找上次
给我理的那个帅哥, 结果他今天休息。 大妈理得也不错。我很高兴。给了她三美刀小费。大妈也很高兴。花枝乱颤,兼粉面含羞。如果大妈嘴里叼着一根烟的话,她的爆炸发型真的很像周星星007丽晶大饭店的店主如花。

然后肚子有点饿。

打电话找朋友,结果要么找不着,不知所踪,要么另有安排,恕不奉陪。我只好一个人踱着方步,像一只孤独的雄性野猫,悻悻的来到了黄金商场。黄金商场, 我的最爱。。。就是贵州米粉面。。。。 不过好像换了东家,原来是一位英姿勃发的大哥,现在变成了一位风韵犹存的大姐。大姐讲话有点东北味儿。一问,原来是大城市铁岭来的。

今天决定,不吃米粉面。看看隔壁的老妈麻辣烫好像不错。就尝一尝。老妈麻辣烫站柜台的一位可爱的老妹儿见我过来,激动地叫一声“老弟,你来啦~~”。。。。听起来,有点像“翠花,酸菜~~”。。  。。。难道也是东北人开的麻辣烫?我很想配合她,粗犷地回一声,“老姐,是地,俺~~来啦~,咱姐夫,咱爸、咱妈、咱哥、咱弟,咱家里的大黄狗,都~~好吗~~?”

这个问题暂时并不重要,就让我把问号藏在心底,留着下次来,再问这位可爱的老妹儿吧。吃完麻辣烫,顺便买了几只猪手,寂寞的时候,对着月亮和清风下酒喝。然后,我就向里面的山东水饺走去。。。。。山东水饺。。。。 多么美好的回忆。刚来NY的时候,有一位给山东水饺站柜台的淡定的大姐,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美好的印像。这位大姐,记得她留着一头波浪卷发,还有一点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须髯,让我想起当年在广州,炎热的天气里,陪伴我度过GT岁月的日日夜夜,图书馆墙上挂着的大科学家牛顿。她报起菜名,哦,就是各种不同馅的饺子的时候,抑扬顿挫,一位经验十足的,无比热爱自已职业的报幕员。可是,三年后的今天,伊人不在,让我无限怅惘。。。。大姐,你在哪里, 你还好咩?绿卡攞到咗咩?得闲请你抽根烟~。

转了一圈,经过西安小吃,看到墙上挂满了仁人志士的照片,生意真是不错,居然小小场地,装了好几只camera, 难道防火防盗防蟑螂。。。。最后,在卖猪手的地方, 买了三袋水饺。路过门口的时候,买了一瓶kiwi水,那个有点台北口音的妹妹,白嫩的小手上下翻飞,现做现卖。然后,我拿着水,就高兴地走了。。。。。

2000 年前的劫财骗色案 (5)- 爱情矩阵初始化

读史的乐趣在于,身为读者,尽可放心在头脑中运筹帷幄,甲兵百万不必担心产生严重的后果,比如像太史公一样被皇帝老爷一怒割了JB。

哦。。。有时感慨,历史似乎有点像一部轰轰向前的泥头车,每个人都身不由已,随着泥浆上下翻滚。 任你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山盟海誓,国破家亡,盛世中兴,无不 随着滚筒的翻转,周期性的上演的一幕幕相同的节目,或悲或喜。

司马相如的故事中,如若我老人家穿越到汉朝,摇身一变,成为司马相如先生,需要怎么做,才能泡到美丽的文学女青年,富二代性感小寡妇卓文君小姐呢?很明显,在这场爱情博奕中,司马先生有如下初始条件:

  1. 帅, 不是一般的帅, 帅到惊动了太史公为之立传;
  2. 穷, 而且困。  “家贫无以自业”,以致要靠铁哥们接济,住到县政府招待所里面;
  3. 没有什么有权有势的靠山(有一个梁王比较欣赏他,不过已经死掉了);
  4. 在文艺圈有点名气(古琴演奏,汉赋写作);
  5. 有一个有点小权的铁哥们,县令王吉先生。

与之对应,文君小姐亦有有如下初始条件:

  1. 美,慧,兼性感;
  2. 富,相当的不差钱;
  3. 老爹是西汉帝国高科技军火材料供应商,是帝国“三个代表”中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卓总;她的兄弟也是临邛商业成功人士;
  4. 爱好文艺,精通音律;
  5. 有一个还算闺蜜的匿名贴身丫头,该丫头口才据《史记》记载,据说也不错。

如果我们列出司马先生与文君小姐的爱情初始矩阵,我们会发现,司马先生最可利用的资源,就是他的帅和才。虽然才气可以折算成具有升值潜力的潜力股,考虑到未来的不可预测性,贴现率很难说是很高;此外,司马先生也没有什么其它强有力的社会资源以供利用。王吉先生虽然忠心耿耿,亦不过区区县令,手中资源有限,远未达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步。他的其它朋友,都是一些穷酸破落户文人,如邹阳、枚乘、严忌,平时拽拽小文可以,关键时刻不屁滚尿流,就谢天谢地了。

与此相应, 文君小姐的初始条件,对司马先生相当的不利。她美丽性感,富而多金,有文学修养和音乐鉴赏能力。她还有雄厚的家世背景,老爹是富甲一方的富豪。面对如此劣势,司马先生该如何出牌,主动出击,转变气场最终抱得美人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