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

天高云淡, 地广心远。 结庐在纽约,却从未有过心远地偏的了然。

Denver – 丹佛,在美国城市中文名字中,应算最具“信、达、雅”意境了。比之佶屈聱牙的中文名字如纽约,波士顿之类,“丹佛”之名,颇有禅意。

美国城市, 热闹如New York City,美艳贵妇,国际名牌,难覆一身的脂粉和铜臭;大气明朗如Minneapolis,骨架健美,率性直真; 精神厚重如Boston,每条街道在历史上留有浓墨重彩,透着这个国家的立国精神。

Denver有美国中西部 (Mid-west) 城市的典型率性直真。周围群山环绕,山顶积雪,整个城市海拔不多不少, 刚好一英里, 被称作 “Mile-High City”。凭空添了几分深邃,冷峻和孤傲。 若以女性来譬喻城市,中国的城市,如苏杭,红袖添香,吴侬软语糯齿桃唇;如上海,精心雕琢,卖弄风情却难掩小家碧玉; 如老广州,老火靓汤,凉茶一杯,平平淡淡又意味深长。

美国城市,极少令人感到阴柔 — 中西部城市,似乎更是如此。“丹佛”有柔之禅意,却无“阴”之元素。只一个”丹“字,让人联想红拂夜奔,仗剑天涯的豪爽; 添上一个”佛“,顿生天地无我涅槃寂静的洒脱。

这第一个把Denver 叫“丹佛”的人, 实在不简单。。。 — in Denver, CO.

P1000917

游泳

人到中年, 不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天天下班去游个泳, 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单位附近有一家社区大学的游泳馆, 比赛场地设置, 条件好的很。 我们家老太太在中国当了一辈子中学班主任, 跑到来美国探亲, 见我中年发福,逼我天天去游泳 — 不去, 老太太连喝带骂,上串下跳,不停地威胁我, 要用她沈阳八一公园早上野路子学的几手太极拳, 赏给我几巴掌,让我满地找他娘的 — 我只好天天下班带着她一起去游。

老太太年纪六十有六, 富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勤快, 自立, 要强, 好学。 此外, 据她自述,当年伊称得上是村上的首席一枝花, 并说服我自幼就相信, 她绝非在吹牛。 到了美国第一天, 老太太一身惊艳的李宁运动服 — 那是我中学穿剩的校服, 岁月已久, 但青春的气息依然扑面。 老太太几十年中学班主任的凌厉气质,加上退休后没事天天练她的野路子太极拳,丁字步一开, 好似张嘴就要吐出一串花腔女高音, 仙风道骨兼横扫中外一切牛鬼蛇神。 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 曾有一印度老头上来主动跟老太太搭讪, 还献殷勤问伊要不要买水喝。 老太太费力搞清来意,用不太熟练的英语果断回绝。 伊得意万分, 一辈子跟着亲爱的党引吭高唱国际歌, 英特纳雄耐尔就要实现, 最后终于在她有生之年, 被印度老头的殷勤献水给实现了。

被老太太逼着去游泳之前, 我曾跟我的女同事苏珊 — 她是个有芭蕾背景的业余Zumba女教练兼响当当的Synchro女专家 — 跳过几场Zumba。 只是我年老色衰, 体力不支, 最后去他娘的, 横下心来,屁股一拍绝尘而去,不再回头。 当然, 这只是表面的原因 。 真正的原因是, 女专家的场子里90后实在太多, 粉嫩的让我直想做她们的干爹, 实在没法继续冒充时代有为青年, 只好偷着溜掉。

游泳的好处多多, 自不赘言。 我首先研究了一下,在冲凉房过水洗澡的各种可能性 — 冲凉房是大家以自然本色坦诚相见的地方, 但是也是当之无愧的鉴鸟之所。 本人不打算铁肩担道义当场亮出家伙, 扬我中华之国威 — 因为这根本就~~不重要~~~!! 我重点思考的问题是, 如果肥皂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该怎么办?

怎么办, 不怎么办? To Be or Not to Be — 这是莎士比亚几百年都没搞清楚的问题。 网上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护菊宝典。 如何护菊,是哲学问题, 也是物理问题。 就像个薛定谔的猫一样, 当你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时候, 你的菊可能存在, 也可能不存在,状态难以确定。 可是, 当你开始思考的那一刻, 你可以感觉惊悚的一缩,足以证明你老人家的菊,是有假包换不容质疑的存在。

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世界。 事实证明, 我的各种思辩完全是哲学的上悖论, 没有任何物理意义。 因为, 这家社区大学的游泳池, 根本没几个人来。 大多数时候, 都是我一个人在孤独的洗澡, 偶尔会遇见几个鹤发鸡皮的老先生, 颤颤抖抖让我实在担心有啥毛病,当场倒地不起, 我还得时刻准备着把电话揪出来, 向美国警察老爷们汇报。

不过好的很, 我又开始觉得自已是充满活力的,积极向上的时代有为青年了。

买书

每次回国都要买上一些中文书。今天早上爬起来,就跑到amazon.cn 网上去逛,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书先放到心愿单上,到家以后,再付款买下。我的习惯是,先瞧瞧是不是有什么编程新技术的好书面世,再找找交通方向的新教材或是学术著作。上次就看到一本非常棒的书:厦门大学洪文迁博士的新著《纽约大都市规划百年:新城市化时期的探索与创新》。浮躁的空气下,能静下心写出如此视角,考据洋洒的文字,真属凤毛。也不知道这位洪博士跟我认识的另一位来自厦门的洪姓小朋友是否有什么关系?

有些小惊喜,居然瞥见了童恩正先生的《西游新记》。它被放到了目标读者七到十二岁的儿童科幻类读物下面。记得第一次读这本书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它讲的是悟空、八戒和沙僧到现代美国留学的故事。幽默的文笔下,不乏对美国社会深度的观察、思考和批判。毫不犹豫,我立刻把它放到了心愿单里。

朱其铠先生做注的《聊斋志异全本新注》,看过电子版,一直想买一套纸质的,可以捧在手上,一页一页的翻读。可惜亚马逊卓越暂时缺货。姑且先放在心愿单里面吧。说不定回到家里,就会有了。

“十年心血一杯茶”。王旭烽的《茶人三部曲》上次回国没有来得及买,在北美的中文书店也遍不可寻。这次不要错过。

零一年出国之前,我收藏了很多柏 杨的书。其中的《中国人史纲》,还是高二的时候,老爸去北京出差带回来的。时代文艺出版社八七年出版。简朴的封皮和粗糙的纸质,记忆犹新。还记得有一套《西窗随笔》,是在华南理工大学西湖畔的一家校内小书店里买的。当时遍寻囊内,未能凑够全部的书价。几经苦求,方才打折买下。

所有的书,出行不便,无法随身带到美国;只好放到一个大箱子里面,海运过来。不幸的是悉数尽失,至此杳无音讯。这些书,是学生时代前前后后许多年积攒下来的;更重要的是,很多随手写在书缝夹白处的心得和批注,就像被格式化的记忆,再也无从恢复。这些书被我从家乡带到哈尔滨,又搬到广州。没想到最后却颠沛流离,辗转秩失在去美国的海路上。这让我懊恼了很久。

网上的评论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二十五册的《柏杨全集》,是阉割的文字。全本的,只有台湾远流出版的《柏杨全集》。搜索了一下,找到远流的网站。上面的《柏杨全集》一套二十八册,作价新台币18000元,折扣后15000元。算上海运美国的费用,最后的价格是600美金左右。看样子,我匆匆回来的时候,未洗风尘,这些书,如果没有秩失在海路上的话,也许就静待的在我的办公室,等我打开了。